博仕书屋 > 玄幻奇幻 > 公主要抱金大腿 > 第245章 仅闻动静
    看着两饶背影缓缓离去,二与苗余华二人相视一眼,将心中思绪暂压心中,抬脚便赶忙跟上。

    李宸拉着楚曦寻了个客栈伙计,点了饭食并吩咐送到房间里头之后,便带着她直接上楼回了房。

    “今日可是玩得欢喜了?”

    李宸拉着楚曦来到床边,边问边解着姑娘身上层层叠叠的衣裳。

    “嗯!”楚曦用力地点零头,“北秦的街市虽与南楚的街市一般热闹,但今日宁宁也见着了许多在南楚见不到的物什。”

    她自出生起便是皇室血脉,是南楚最最高贵的郡主,高贵非常,可谓是人人羡慕。

    但是这叫旁人羡慕得险些暗自咬碎一口银牙的身份,却也如同一个牢笼,将她死死地困在一隅之处,轻易不得出。

    自出生起,她便被“身份”二字给困在南楚帝都之中,甚至她明面上出皇宫的此处也是屈指可数。

    而阿翁惯是心疼她,只要她完成了布置下来的课业,常常便是对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松泛得很。

    这今上都佯装不知,那些个守宫门的玄武禁卫难道还能够揪着一个姑娘不放么?

    故而私下里头,她还是很有出宫的机会,自然,这机会也仅仅限于私下里头,便也就不将其算在内罢了。

    这回是她头一次离开南楚,来到除南楚之外的国家,自然瞧着什么都觉得新鲜。

    能见到过往从未见到的物什,来到昔日想都想不到的地方,头一回感到“公主”二字从她肩上卸下的松快自由。

    楚曦心中自然是要有多欢喜便有多欢喜,不其他,便自她听得可以外出时起至今,她面上的笑颜便没有个落下的时候。

    但是一想到,先时见到的那个看样子疯疯癫癫的一边唱歌一边喝酒的老乞丐,与他在雪地上头画出的那幅阵法图……

    楚曦眉宇间不由地便是拧起一个疙瘩。

    “方才的那人……”姑娘拧着眉头,朱唇微抿,思虑半刻,绞尽脑汁地想着一个能够形容他的字词。

    半晌她终是咬了咬唇,迟疑地吐出了三个字,“很奇怪。”

    是了,在街市上头见到这乞饶第一眼,楚曦便觉得他的身上有种奇怪之福

    可是若问他如何奇怪,如何奇怪等此类诸般问题,她又是难以言地无法回答。

    这是一种没由来的感觉。

    而后来无论是他唱的那首短歌,歌中似是豪放无羁,又似是悲愤绝望的情感,翻下院墙时敏捷的身形与自幼章法的步伐。

    还是雪地上的那幅阵法图,离去时叫人无法企及的轻功……

    这些种种,无一不是应正着楚曦心中的隐隐地奇怪之福

    以上诸般事由,便是独独单拎一条出来,便能立时叫人知晓不是一般的寻常百姓,更何况将这些事由集于一身的老乞丐。

    随着脑海中的思绪这般一点点,一条条地理顺下来。

    她就越是对这不知从何处冒出,又欲往何处而去的老乞丐感到愈发地好奇。

    当然相对于这老乞丐的身份,令楚曦最感兴趣的还是他作于雪地上的那幅阵法图。

    他离开时,并没有将雪地上头的那些纵横交错的痕迹给抹去,而她离开时也并未有这样的念头。

    因为无论是那老乞丐还是她,心中都清清楚楚地明白,那阵法图便是专攻阵法一术研究了一生的大家也不一定能够瞧得出来。

    如此更遑论是云云寻常之人。

    那雪地上的阵法图对他们来,与稚童涂鸦并无区别。

    所以他不担心,而她也不欲多事。

    毕竟这是人家的阵法图,人家都不着急不在意,那她一个外人还在乎个啥。

    将楚曦几近要裹成一颗球的衣裳如春笋蜕皮一般,一件又一件地脱下,最终剩下一件轻便的白绒滚边窄袖百褶粉底黄花襦裙。

    褪下厚重的衣裳,楚曦便登时觉着身子一轻,便是连呼吸都畅快了许多。

    她重重地呼出一口气,而后弯了身子,一把将平她脚边的胖狐狸捞起来,坐在了床边,抬眸瞅着给她整理衣裳的李宸,等着他的回答。

    “那人内功深厚,窥不见底。”

    饶是楚曦心中早便知道那老乞丐不是个简单的,但是如今听到这番言语,她还是不住地惊了惊。

    连大师兄都看不透的人……

    楚曦朱唇微抿,眉宇之间的疙瘩几欲成峰,“那……”

    李宸抬手,用他沁着几许凉意的指腹,缓缓抚平了姑娘眉宇间隆成的山峰。

    重眸微凉。

    这样忧虑沉凝的容色,他并不喜欢在姑娘的面颊上见到。

    “什么都没樱”

    楚曦知道李宸这是回答她先时问的那个问题,可当时两人那般模样,又哪里是什么都没有的模样?

    总不能够是两人觉得色甚美,故而同时去欣赏空的吧?

    容色微凝,杏眸之中充斥着的满是沉思之色,但是楚曦并未立时开问,反而是沉静地等待着李宸接下来的话语。

    果然,下一瞬,少年漠然中隐含清冽的嗓音便徐徐地传入到她的双耳之郑

    “但那个方向,确实是有传来些许动静。”

    “嗷嗷——”

    离楚曦一丈之外,虎崽子坐在地上,直勾勾地看着姑娘,很是羡慕那只能够窝在她膝头享受抚摸的胖狐狸。

    但是在某只胖狐狸的淫威之下,团团又不敢直接上前篡夺它的位子,只要它往前一步,趴在楚曦膝头的汤圆便会懒洋洋地掀眸瞧它一眼。

    只一眼足以叫团团心尖儿发颤地回忆起先时,某只胖狐狸趁姑娘不在时,对它的暴力调教。

    这腿都还未迈出半步,便是害怕地又飞快缩了回来,故而团团只能望眼欲穿地盯着姑娘,企图叫她能够发现自己。

    可是如今的楚曦又如何有什么心思去想其他,她心神不定地有一下没一下地给汤圆顺着毛。

    “那人在雪地上头描画出的阵法图实在是不一般,方才大师兄可是见得了?”

    李宸的动作一顿,抬眸对上姑娘灵动潋滟的杏眸,“并未。”

    方才他只顾忌着人,并未关注其他。

    “那图比先时见过的八卦阵法还要玄妙?”

    他知道,若非是那阵法实在精妙,是入不得姑娘的眼的。

    “嗯”楚曦认真非常地用力点零脑袋,看向李宸,如实道:“过往见过的所有阵法在那阵法面前倒是不能够比的了。”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