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仕书屋 > 玄幻奇幻 > 为啥他们都崇拜我 > 第三百零七章 奇迹
    阿春活了?!

    所有人都是一惊,然后便齐齐朝村口跑去。

    就连那六婆抱着她老公的骷髅脑袋朝村口跑去。

    等六婆跑到村口时,刚好就看到一群人将阿春紧紧围了起来不是摸摸阿春那已经腐烂的伤口:

    “阿春,你怎么做到的?”

    “奇迹!这是大地母亲给的奇迹!”

    “阿春,你一定要跟我们你经历了什么。”

    就在众人都围着陈泽个不停的时候,六婆已走了过来。

    只见她抬起苍老的手指向陈泽:

    “你这个怪物,离开我的村庄!”

    村民里有不少人是六婆的支持者,毕竟这些年来,六婆一直是相当于村长的存在。

    所以大家对她的发号施令也习以为常。

    见六婆朝着阿春怒吼,想也不想就跟在六婆身后拿起手中的棍子与绑上了锋利石头的原始斧头朝着阿春做凶恶的模样。

    陈泽却怡然不惧,只见他抬头挺胸向前一步:

    “这不是什么奇迹,只要你们愿意,我也可以用这样的方法愈合你们的伤口。

    我的方式跟这个女人完全不一样,你们会活下去。”

    他话音刚落,周围所有村们都是愣住了。

    六婆的一个狂热信徒立刻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子大叫一声就砸在陈泽头上。

    鲜血从额角流下,陈泽略略后退了几步:

    “如果这是你们的意思,那我走就是了。”

    他可不是什么普度众生的圣人,既然这些人不想活下去,大不了他再寻找下一个有人类居住的地方就是。

    反正野外求生的技能他在梦里也没少学习。

    可就当他转身要走时,一个少年却拦在了他面前:

    “救救……救救我母亲,六婆用火烤过,没有用!我母亲的生命正在流逝,你有办法吗?!”

    “阿丘!你怎么敢违背六婆的指令去求这个怪物?!”

    见到阿丘出来求阿春,许多六婆的信徒当即就愤怒了。

    不过大多数村民还是不发一言,只是一脸好奇的盯着阿春看。

    陈泽回头看了六婆一眼:

    “我不知道你从哪学来的用火烤人治病的歪理,但你得知道,你这不是在救人,而是在杀人。”

    “啊!!!”

    六婆愤怒了,她彻底愤怒了。

    一直以来,她在村子里的地位,权威,从来没人敢挑战。

    可这个阿春,居然敢对自己这种话!

    他肯定是被邪神附体变成了怪物!

    见到六婆大吼,六婆的那些信徒也跟着大叫了起来。

    还有些人直接朝陈泽冲了上来,劈头盖脸就朝陈泽身上要害打去。

    他们这些人可不懂什么叫手下留情。

    不出手就算了,一旦出手那肯定是兽性大发要把人往死里打的。

    陈泽哪能受得住这些拳脚?

    眼看这些人将自己乒在地,他又看到一个瘦的身影扑在自己身上,这是那个叫做阿囚的少年郎。

    这少年郎刚平自己身上,后脑勺就被人用石头狠狠敲了三下。

    陈泽只听到一声骨头破碎的声音从少年后脑传来,然后便看到少年闭上了眼睛。

    心中升起一股滔怒意。

    从背上的兽皮袋子里取出了他这几制作的石灰,抬手一扬,直接洒在了围攻自己之饶眼睛上。

    数名大喊立刻就捂着自己的眼睛痛呼了起来。

    “水!!快用水为他们清洁这邪恶的巫法!”

    就在所有人都惊慌失措时,六婆的一声大喝,让人们范佛找到了主心骨一般,纷纷跑去河边打水。

    可当村民们将水浇在这些汉子眼睛上时,一股白色的蒸汽立刻从他们眼皮上冒出。

    而后他们的眼皮就好像被烤熟了一般,汉子们捂着眼睛倒在地上打滚,痛哭。

    六婆则在一旁捧着她老公的骷髅脑袋在那念念有词着什么。

    似乎是咒语,似乎是祈祷?

    不管是什么,都对那些汉子一点用没有,至少没能帮他们减轻一点儿痛苦。

    该打滚的还是在打滚,甚至还有几个意志力薄弱的汉子捂着自己的眼睛叫道:

    “好痛!杀了我!快杀了我结束这痛苦吧!!”

    其中有一名汉子甚至是能和豺狼搏斗的勇士。

    见得这悲惨一幕,六婆和所有村民都震惊了。

    阿春只不过抬手一扬,这些昔日的勇士就像脆弱的婴儿一样不堪一击,甚至哭得比婴儿还要悲惨。

    不少村民看着陈泽的表情都带上了一丝的恐惧,就连六婆剩下那些没遭殃的信徒也是如此。

    “阿春!你……你想要什么?!刚出生的婴儿?还是新鲜的野兽心脏肉?只要你……只要答应不再来侵犯我们,我都可以给你!”

    六婆是不敢跟陈泽再犟了,她怕陈泽也使出那邪恶的巫法让自己像这些昔日的勇士一样痛不欲生。

    所以她还是很有自知之明地向陈泽低头了。

    于此同时,村庄内的所有人都对陈泽低下了头颅:

    “尊贵的阿春,你想要什么?我们都会满足你,只因为你那强大无比的力量!”

    原始时代就是这么残酷,他们不讲道理,没有礼仪,没有规矩,一切只有四个字:强者为尊。

    所以在他们心中自然也没有什么正邪,黑白之。

    只要是强大的,那就是对的,那就是无比正确的,除此之外,再无其它!

    陈泽却没功夫理会这些人,他只是抱着阿丘的尸体对为保护自己而死去的阿囚道:

    “你放心去吧,汝家眷,吾养之。”

    完,陈泽抬头看了一眼周围村民,也不废话,张口就问道:

    “阿囚的母亲在哪?带我过去。”

    周围的村民不敢怠慢,那六婆更是积极,直接领着陈泽就来到了阿囚的家郑

    也是个简易得不能再简易的土屋,这个时代的土屋还没有什么房间划分的关联。

    就是四周用泥土搭起四面墙,上面再盖上一些树枝和杂草也就是了,每逢下雨还会漏进去不少水,就连窗户也没有一个。

    陈泽刚和六婆等村民进入土屋内,一股刺鼻的腐烂霉味就扑面而来。

    而且屋内黑暗无比,门口站着的人又太多,陈泽看不到任何东西:

    “门口的人都让开,别挡着光!算了,把人抬出来,我在太阳底下为她看看。”

    陈泽毕竟不是医生,只是在梦中世界跟着华佗等神医学了几中医而已,连皮毛都算不上。

    不过想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道理,毕竟自己不医,这人最好的下场也是在火上被烤死或者是活活病死,还不如给她看看,没准刚好对症呢?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