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仕书屋 > 玄幻奇幻 > 邪王的冷面娇妻 > 第六十七章 再见虞姑娘
    我们来到香居,这里一如既往的座无虚席。

    掌柜似乎还记得我,见我们一来便笑着脸相迎,一路带领我们到了二楼雅间,“二位姑娘,今日香居请来了秋月阁的虞姑娘来为各位演奏,这的位置特别好看的,特别清楚。机会难得,还请姑娘在此坐下品茶听曲。”

    “虞姑娘.......”这个名字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心中微微发痛,不出是什么滋味。

    “没错,就是虞姑娘。”掌柜笑了笑,道:“多少富家公子想要一睹姑娘芳泽,奈何没有这机会。不过虞姑娘以前很少露面,更别提来演奏了。也不知是何缘故,她这次竟然主动要来香居献艺。”

    “下面还有客官需要招呼,二位请自便。”掌柜忽然间想起什么,陪笑着道。

    我朝掌柜点点头,目光黯淡无光,一瞬不瞬的盯着楼下。

    “羽儿,你怎么了?要不我们换一家吧。”察觉到我的异样,哥舒云安慰道。

    “我没事,这里的饭菜那么好吃,为何要换?”我深呼吸一口气,故作镇定的回答。

    “可是.......”哥舒云有些担忧。

    “我知道你担心我,燕离歌我都不怕,我还会怕那个虞姑娘吗?”怕哥舒云担心,我朝她一笑。

    是啊,如今的我早已千疮百孔,再痛都能挺过来,何况是面对他爱的女人呢?

    香居今日座无虚席,就连门口也站满了百姓,与其是来品尝香居的饭菜,倒不如是来品尝虞姑娘的美色。

    “这位虞姑娘不是从来不踏出秋月阁半步的吗?今日怎么会来这香居?”

    “啧啧啧,谁知道呢,不过我来时倒听了一件事。”

    “什么事?”

    “有人,今日虞姑娘献曲,谁若能一掷千金,便可以单独听她奏曲。”

    “虞姑娘不是太孙殿下的人吗?怎么会缺这点银子?再,谁敢和殿下的女人独处啊。”

    我将他们的对话尽收耳里,心中也十分的疑惑,虞姑娘不是这样的人,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羽儿,你在想什么呢?”见我发愣,哥舒云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我就是在想他们刚刚的话。”我回过神,回答道。

    “你是......虞姑娘?”

    “云儿,你听燕离歌提起过她吗?”

    “当然没有,所以我们就像亲兄妹一样。”哥舒云重重的摇了摇头,“可他从未同我提起过任何一个女子,至于这虞姑娘和离哥哥的关系,我还是从你口中得知的呢。”

    “是吗?”不知为何听到这个回答,我心中忽然松了口气,脸上的表情也淡了许多。

    “羽儿,若我,我觉得离哥哥应该不是真心喜欢这虞姑娘的,你会信吗?”哥舒云问道。

    “信又如何?不信又如何?”思索片刻后,我嘲讽一笑,“他在我的眼里,只是那个玩世不恭的皇太孙,沉迷女色,平常的很。”

    “我和哥哥从认识他起,本来不是这么模样的。”回忆起了从前,哥舒云的嘴角挂着丝丝的笑容,“从前的离哥哥不爱话,皇宫里本就兄妹众多,他又是太子殿下唯一的嫡子。自然而然就成了别饶眼中钉,因此他并没有所谓的知己朋友,甚至是兄妹。我第一次见到离哥哥的时候,是在西州的皇宫里。宫里一位妃子养的奶狗,无意间咬伤那位妃子,随后她便命人将奶狗丢进池塘活活淹死,这一幕正好被路过的离哥哥看到。他想也没想的跳进了冰冷的水中,将狗救了上来。”

    “可惜那奶狗月份太,在池水中没多久便冻死了。”哥舒云话间,神色中透着失落,“离哥哥就一人蹲在池水边,抱着奶狗的尸体不停的掉眼泪。那时候我便决定要和他做一辈子的朋友。”

    “人都是会变的。”我面无表情的道。

    “那你可知道现在为何会如此吗?”哥舒云抿了一口茶,接着道。

    虽然我一点都不想听见关于燕离歌的一切,却还是情不自禁的想要去了解。

    “一场变故令他的父王和母妃相继离世。”见我沉默不语,哥舒云继而缓缓开口。

    听到这,我紧紧的盯着她,仔细听着她接下来的话。

    “而导致这场意外的人,想要的东西,便是那权势滔的皇位。”哥舒云微微叹口气,接着道:“深爱着他的人相继离他而去,他如何能不恨呢?如今的他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放荡不羁,实则他还是那个善良的离哥哥。”

    “善良?那她为何要为了鱼姑娘而自私的夺取别饶性命?”我冷笑一声。

    “如果你是指上次春花楼的事,那我可以向你保证。”哥舒云认真的着:“那只是离哥哥在外散播的谣言,他一点都不喜欢那个虞姑娘,你不信他,难道还不信我吗?”

    哥舒云极力的为燕离歌辩解着,而我只想听到燕离歌亲口对我。

    “我自然是信你的的。”我唇角弯起一抹笑容。

    如今信与不信,对于我来已经不重要了。值得我相信的不是太孙燕离歌,而是那个原来的阿离。

    我和哥舒云之间的话题还未结束,楼下便传来熙熙攘攘的嘈杂声。

    我循声望去,四周皆是穿着不凡的世家公子。

    “今日本店有幸,请到余姑娘前来为大家助兴。”张贵脸上挂着无与伦比的快意,“若是今日谁能一掷千金,便能同虞姑娘独处一室,共享一曲。”

    “为了博美人一笑,即使一掷千金的后方。”

    “喂,你别忘了,她可是当今太孙殿下的女人。”

    “太孙殿下的女人又如何?若她以前是那边是。如今他们定是毫无关系了,否则她怎么会出来抛头露面。”

    周围众人虽然心生疑惑,但始终抵不过心里的那点好奇与虚荣之心。

    “这些纨绔子弟,除了留恋风花雪月,还会做什么?”哥舒云不屑的道。

    我望着她轻笑一声,并没有多远。

    片刻之后楼下响起一阵清脆的银铃声,公子们不由的好奇的望过去.......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