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仕书屋 > 玄幻奇幻 > 影后反转攻略 > 第四十一章 正式
    从今开始,我已经正式算是进入星辰国际传媒的一个正式的实习生。

    谁在这里当实习生就如同在学校,宿舍学习是一样的道理。

    我们公司给我们提供了类似大学生一样的宿舍,三室两厅的型公寓,每个公寓的设施都非常齐全,配有厨房配有卫生间,还有独立的阳台。

    而且还给我们配备日常用的生活阿姨,是我阿姨家负责我们房间的每个星期的打扫,同时我们集体就餐就在公司食堂里面。

    所有的住宿和饮食算是全部免费,这也算是给我解决了一个后顾之忧。

    但是我向公司那边做了一些人事上的申请,也就是每一周末都要回家一趟,因为我还要照顾病中的外婆,虽然外婆现在身体能恢复了一些情况,但是还不能长期的,一个人待在家里面,所以话我必须要在公司和生活两方面都同时兼顾。

    在这方面倒也通情达理,并没有对我进行过多的苛刻。

    方面也很容易理解,你作为练习生,本身的市场价值根本没有得到一个评估,那么公司是否会采购,你是否会跟你采取一个长期的一个合作方式,取决于与你帮练习生之后,你的个人那个能量值有多大,或者社会对你的一个期待值,也就是你的流量值是否能证明你的存在。

    我跟宿舍的几位姐妹相处之后,也零零碎碎的得到了一些公司这方面的信息。

    看来这次练习生的海选规模比我当年所规划的设计的还要庞大一些。

    这一次从全国一共招来了七八十名练习生,加上原有的公司签约的艺人(那些还没有经过包装推出去的艺人)。整个星辰国际传媒现在的练习生人数已经达到400人以上。

    话我们这些400多人都要经过严格的训练和考核,最终以考耗结果为准,我们其实只是拿到了一个门票而已,但是我们要用一个最终入场券,还得靠最终的考核。

    重要一点是公司资源和信息它是有限的,所以话他在这方面不可能每一个人都面面俱到,他在信息上面的倾斜肯定会只针对仅有硕果的几人。

    这样才能保证推出去的,练习生能得到最大的资源优化,能得到最大的支持,才能创造最大的一个市场能能量。

    可以在这几个月的一个培训过程之中,虽然公司他给你提供一个免费的吃衣穿住行,但是还是最终得靠自己,跨过这个独木桥。

    不夸张的,也许这次的胜选率比例可能不到10%.

    浩瀚的星海中,你只有经过千锤百炼,才能成为最耀眼的那一刻。

    很恰好今跟我住在同一个宿舍的,就是今我所认识的美少女安琪,她今年18岁,格纹西装搭配工装裤,帅气的服饰再加上夸张的耳环点缀,更现叛逆酷福而甜美少女气质和平刘海我为整个酷感增添几分甜美的味道,是一个甜酷girl没错了。

    她目前表现的很活泼,非常有灵气,言语之间有自己的个性表达。

    当然想入这个行的人,又有哪个没有点心机呢?

    艰难的练习生的一幕才正式的开始。

    我们生活从搬进宿舍第2就已经拉开了帷幕。

    早上跟外婆告别之后,我塞了一些钱给隔壁的婶婶阿姨,希望他们对外婆一些照顾之外,有什么事情会及时的打电话给我,我也好能给外婆一个最好的一个保护。

    我匆匆的赶到,就准备要上第一的课程。

    第一就有体型课和仪表课程,授课的老师是新城国际传媒从外面高薪聘请北北电影学院的体型课程老师。程老师在舞蹈界上颇有名望,虽然已过不惑之年,但是看着保持着仪态优美,气质高雅,但是对学习员来也是非常的严格。

    我们今学习的第一课程就是站姿和坐姿。

    这是一个舞蹈的一个基本功,那也是最基础的,对演员来这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基本的能耐。

    在练功房里,程老师的要求下我们所有的女孩子站成一排。

    程老师手中拿着一把戒尺,一个一个的纠正着我们的姿势,稍有某个有动作不对的,她就便拿着戒指狠狠打着我们的手掌,一点毫不客气。

    她甚至还提醒我们,“现在我就是要打你了,可以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要么你们去报警我虐待了你们,第二,要么就给我坚持下去。笑脸!给我露出笑脸,你们哭丧的脸,这半年跟谁哭丧着呢,一旦发现谁不是带着笑容的,立马给我从这里出去了,我这个课程不再欢迎你。”

    她这种虐待的方式不仅如此,体现到更多的细节。

    比如她要求我们每个人站立相同的鹅的姿势,一个时都不能变。

    你可以理解自己就是某种雕塑,雕塑的本身只能剩下呼吸的功能。

    私下大家都叫她”灭绝太师2.0”,当然灭绝师太不仅有虐饶习惯,也有虐自己的爱好。

    她和我们一样保持着相同姿势,她就像一只骄傲的白鹅,优雅的站着。

    我不是不能吃苦,但是这个苦我还真的没试过,因为我从来是喜欢表演,但是演员这个基本功我真的没有认真的修炼过,所以对我而言来,这也是非常压力之巨大,我完全在体能心理压力上基本上也处于崩溃的边缘。

    没到半个时就觉得腰酸背痛,两脚发麻,头昏目眩。

    甚至有几个体弱的女孩子不堪负重,瘫坐在地上,当然他们得到的结果也是,灭绝师太要求继续,否则就直接可以到宿舍打包走人。

    程老师非常不屑的望着我们,字字珠玑。

    “台上半分钟,台下十年功,你们看哪个演员是生仪态万千,风情万种的那种?都是经过专门刻苦的训练,你们现在告诉我你们最喜欢的是哪些人,以后他们能做过什么样的培训,我都可以给你们一一的到来。连这点苦都吃不了,你们趁早离开这个演艺圈,这不是你们该待的地方!”

    有一个大胆的学生举手:“老师,不是每个人都是经过舞蹈学院毕业的,有很多的演员他们获取的成功,他们不一定经过这方面的培训吧?这偶像张曼玉港姐出道,她不是一跃成为耀眼的明星吗?”

    程老师非常傲慢的,扫了这个学生一眼,走起路来婀娜多姿,双手交叉,一副麻辣老师的味道,连站着的姿势都是大boss女魔头。

    “华语最耀眼的明星张曼玉姐,她在<<花样年华>>成功的演绎,每一款旗袍在她身上都成为经典,手头足之间风情万种,我很明确的告诉你,她出入这个行业之前,就在香港无线电经过了一年多的专业培训。看来这位同学,你缺乏对你偶像的了解,能理解你为不仅吃不了苦,而且还学业不精么?”

    女魔头的毒舌立马把这位女同学打压的无地自容。

    但是大家再也不敢跟着女魔头有更多的反驳,因为女魔头的专业确实让我们望望而止步。

    但是又不能不咬牙坚持下去,要想过这一关还是才刚刚开始。

    从这节课之后,一部分同学还是叫苦连,还有一部分同学可能从有舞蹈的基础,她们优越感很强。

    而我是属于那种叫苦连之人,因为对于体型的训练对我来完全是一穷二白。

    怎么办?只有咬牙坚持下去,看来没有事情没有办法。

    到食堂去吃饭的时候,我的腿基本是打抖靠扶墙走路,还好安琪还比较热情,搀扶着我,还取笑着我。

    “姐,从没有学习过舞蹈吗?”

    “姐没有学习过,姐只学过跳马鞍。”

    “……”

    上午的课程是从2:00开始,下午主要是修声乐课。

    声乐课也是惨不忍睹,一节课至少要一半的练习生哀鸿遍野。

    我毫无意外的也被老师怼了好多次,甚至被老师当场进行批评。

    这一位聘请的老师是音乐学院的教授,他目前对我们每一个人都进行声乐的一个简单的考核,基本上无一例外在他心目中全部都是为零。

    他让我唱一首歌。

    我忐忑不安的唱了一首<<北京一夜>>,没等我上网,立马被老师中途打断。

    “这位叫米朵朵的同学,确定你是在唱歌吗?你不觉得你的声音是在制造环境的污染吗?你对自己的声线分型中低高低在哪一个部分都不了解,我毫不客气的,你的嗓音目前属于鸭公嗓,下去吧。”

    大家众目睽睽的一般嘲笑下,我会溜溜的回到自己的位置。

    美美少女安琪,刚好就住在我旁边,她安慰我:“姐,其实我觉得你唱的还挺好的,这里所有的一个人都不会入他的法眼,这简直是霸王条例。”

    我努力给她个微笑,暗示她稍安勿躁。

    对这节声乐课的最后结果是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合格,这对我来倒也算是一个喜讯。

    每个人都不合格,那么我们的起跑线都差不多,如果一半的人合格,那么我岂不是要被抛的108,000里。

    所以老师可不管你进来之前的嗓子有多好,在他这里一概都是“全军覆没”的程度,每个人都必须从“哆唻咪发嗦”开始练习。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