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仕书屋 > 玄幻奇幻 > 清初情缘 > 第113章 剃发令的更改与江阴起义上篇
    因为明降官多次向多尔衮递折子要求满族人维持衣冠礼制,多尔衮问麻乐缠:“麻乐缠先帝曾经禁止汉人束发,入关以来我并未要求百姓随我们剃发垂辫,然而这些前明汉官却一门心思想要恢复前明发冠礼制。你怎么认为该怎么处理?”

    让多尔衮没想到的是麻乐缠居然:“禀叔父摄政王臣以为当遵从他们的志愿包容他们的习俗,广纳他们的意见。”

    多尔衮:“那照你的意思我们满族人还得学汉人那样留长发盘起来咯!先帝让你坐牢5年还没让你想明白吗?”

    麻乐缠:“臣以为先帝时期的情况与今的情况不同,先帝时期,我们有户籍提供给汉人,又给汉人修房子所以他们学我们剃头是应该的,但是入关后汉人都有自己的房子,我们没有什么好处给到他们所以臣以为理当遵从他们的习俗。”

    多尔衮:“照你的意思我们满族饶女人也得学她们脚吗?你知道吗?麻乐缠答不上话来因为不许束发不许缠足是皇太极在世的时候的硬规范。刚林拿出北周时期的画谱:“叔父摄政王您看这是臣找到的北周戎马图您看北周人就没有束发的风格,昔日北魏人就是因为丢掉了鲜卑族传统才使得北魏人失去了尚武的风格,而取代他们的周人就恢复了鲜卑族发辫的特征和习惯所以北周人尚武之风就没有丢弃我们岱清应该比北周人更加崇武德,,应该比北周人更有远见,北魏和北周没有的智慧我们要樱”

    ”多尔衮:“刚林就得我心里面去了,从即日起无论汉官还是汉民一律剃发垂辫不光要男子要剃头垂辫还得学习岱清习俗,女子也得学我们的习俗不剃头者斩,给亲生女儿缠足者也斩。婚礼,丧礼也得学我满族之风俗。”

    刚林:“婚礼和送葬就别要他们学习了吧否则....”

    多尔衮:‘否则怎样?’

    刚林:“这个您还是等豫亲王,肃亲王回来再做议论”

    多尔衮:“那好就先执行剃发令把这个政令给肃亲王豪格,豫亲王多铎,郑亲王济尔哈朗给我发下去。让苏三亲自把剃发令交道豫亲王手上。”

    刚林:“为什么要苏三去交。苏三是豫亲王的亲信呀。”

    多尔衮:“就是要他亲信去送这个剃发令多铎才能乖乖听话,否则他的同情心一旦起来他是会跟我杠的若是在剃发这个事上他都能给拖后腿,他就别当豫亲王平南元帅了回家放羊去吧。不,我得把他变得跟我一样是个出色的政治家才行,他是我的亲弟弟他怎么能不懂我的政治手腕呢我需要一个懂规矩的政治家豫亲王不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另外我的朝服该变颜色了我必须和他们不一样去给我设计新的朝服我要比我的哥哥,弟弟堂弟都尊贵的风格,我的朝服上得有八条龙。”

    苏三换马不换饶去了南京但是这刚去南京的苏三并没有即刻见多铎因为此刻多铎正带着喜鹊去欣赏南京的秦淮风光品尝着南京的地道风味。喜鹊用满语对多铎:“可汗,我把你爱。”多铎也用满语对喜鹊:“亲爱的喜鹊格格我也把你爱。”多铎和喜鹊回到南京行苑已经是日落时分,多铎见到了苏三就问:‘苏三你不在京城,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我那福晋又生病了。’苏三:“哦,不是福晋生病了是叔父摄政王让我把剃发令传递给您要您务必让江苏地区的全数剃发。”多铎惊讶地问:“全数剃头,之前我们不是只剃官不剃民的吗?十四哥怎么不和我商量下就出这决定?”

    苏三:“可汗,他如今是叔父摄政王他的年俸是3万两,而您的年俸是1万五千两你们两个虽然是一母所生的同胞兄弟但是他是岱清的叔父摄政王您只是平南元帅,等平南结束了您还只是个普通的亲王不能与他媲美的。您不光要执行剃发令还得执行禁缠足令”

    多铎:“好,我遵从他的意愿执行剃发令和禁缠足令我需要10个月的时间。”

    苏三:“不能10个月必须五个月内完成否则叔父摄政王怪罪下来我们豫亲王府是不能承担的。”

    多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豫亲王府和他的摄政王府?他是不认我这个亲弟吗?他知道下人归顺我们得用仁德吗?”

    苏三:“可汗,剃发难道就不仁德了吗?何况早些时候还有人自愿剃发呢。北京人能自愿剃这南方人就特殊了吗,他们和北方人区别大了吗?”

    三日后多铎再令人贴出了多尔衮的新剃发令和禁止缠足令。然而这一行为虽然让部分人顺从剃发,但也有人宁可坐牢砍头也不愿意剃发。

    无锡府江阴县的县令方亨在剃发令和禁止缠足令颁布之前还承诺陈玉龙,杨文聪会率领百姓参加反清复明的起义,但是剃头令和禁止缠足令发出的次日他就率先剃头了并且继任了由清人委认的县令,但是典史阎应元和陈明遇训导冯厚敦却因此瞧不起县令方亨,阎应元怒斥:“方亨想不到你是个卖国求荣的人。”方亨:“什么叫卖国求荣?我在大明是做知县,我在岱清还是做知县也是为江阴管理百姓督促百姓务农嘛!”陈明遇:“那么你把之前收的抗清银子还回去。”

    方亨:“你发什么神经呢?我那银子是抗清的吗?那是我用来养老的。”陈明遇“方亨你这个骗子,你用百姓的血汗钱养老?”方亨支支吾吾地:“不,我刚才错了我用这笔银子建设江阴”阎应元:“你为谁建设江阴是为了多铎还尼堪?”于是冷笑着把方亨杀了。跟随方亨的衙役也都被杀了,有个受了轻赡衙役没被阎应元捅死就去给尼堪报信

    尼堪,尼堪报给多铎,多铎趣笑着:“区区一个江阴县翻不了你和刘良佐就可搞定了我现在很想看戏,这南京的戏我还没看过呢。是吧”旁边南明陪应的官员附和道:‘是豫亲王得对那江阴区区县翻不了尼堪贝勒你和刘将军带人去几就平定了。’多铎:‘你们去平定江阴别打我看戏。于是尼堪就和刘良佐去镇压江阴起义。’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