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仕书屋 > 玄幻奇幻 > 云然记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团团迷雾
    无忧带着真芍药前往议事正殿。

    会审陷入僵局,青松和殿上的芍药仙子正在进行激烈的对峙。

    “不可能,你不会是芍药仙子,这一点我甚至可以确定。”

    “哼,你们男人就是这样,得到之后从不珍惜,开始寻找新的猎物。你要是看上云然,也不妨直好了,你再娶了一个,我没有意见。”

    青松额上青筋暴起,“你不要扯开话题!”

    大殿上发生的一切,足以颠覆很多仙饶三观。

    “云然身体里有芍药仙子的影子,所以我才会抑制不住自己去接近。反过来,你的凝花石有可能是不完整的。”

    “可是,这又能明什么?”芍药仙子不屑地道。

    阿红阿紫两边,一直往她身体里传去仙力,维持芍药仙子的身体。

    座上的君,听得头晕眼花,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样的事情。

    “我来几句吧!”

    又有一个声音传来。

    牡丹仙子,从前的百花宫主,一袭粉色月影长裙,肩上两条砂质的蝴蝶结,衬得整个人明艳,不失自己的身份。

    牡丹仙子,当然,实际上是真的芍药仙子,跪在殿中,“回君,我自思没有妥善管理好花界,因此自请离去。没有想到,现在发生这样的事。只好亲自出面了。”

    “什么,你是牡丹仙子?”

    君一头雾水。

    “君,如果您放心的话,我帮您审吧!”庄绍看到君没有头绪的样子,很善解人意地。

    君仿佛找到救星一般,“也好,也好,庄绍你出马,我绝对放心。”

    庄绍像当年主持芍药仙子失踪一案的时候,大义凛然的样子。

    “你是牡丹仙子?”

    庄绍心里有数,但是该有的程序还是要的。

    “是。”

    “你如何证明你的身份?”

    “我可以!”

    殿后又来了一个人。

    “是我亲自把牡丹仙子请出来的。”无忧站到牡丹仙子身旁,一本正经地道。

    “哦?是吗?”

    庄绍转头看向周九,是周九安排的吗?

    不过周九坦荡,一脸无事人。庄绍现在确定,是无忧自己的想法。

    “牡丹仙子,您今日前来,是想帮忙澄清什么事情?”

    “我知道这位的的确确是芍药仙子。”

    现在的场上,相当于牡丹和芍药的身份对调了。

    殿中芍药仙子自然清楚,谁是真是假,只是没想到真芍药会以牡丹仙子的身份出现。

    不过,当初选择离开的人是你,现在只能用另一种身份回来,也是情理之中,没什么好惋惜的。

    “但是,芍药仙子的凝花石,正如青松猜测的那样,缺失了一半。”

    大屏后面的众仙,心中恍惚。对花界的事情不是很清楚的仙人,到现在还不知道凝花石是什么?

    “缺失了一半?怎么会这样?”

    “凝花石是花仙身份的象征,芍药仙子怎么会这么不当心?”

    “是啊,若是意外的话,缺失一块还可以理解。这一半,是不是太多了?”

    殿上的芍药仙子心下有丝凉意,她不知道真芍药会一些什么?

    会戳穿她吗?

    而且凝花石的事情,当初真芍药托温悦心交给自己的时候,明明是完整的。

    刚才她只是顺着自己有利的方向,想诋毁青松,没想到半途杀出一个“牡丹仙子”?

    这可如何是好?

    芍药仙子稳住自己的表情控制,没有透露出来。

    庄绍又问,“那牡丹仙子,你不妨,为什么云然身上也有凝花石?”

    “这件事情,要从云然在凡间的百药谷,救出芍药真身起。”

    “竟然这么久远?”

    “不得了,这事情发酵的时间够长啊!”

    “是的,当年芍药已经是奄奄一息,云然来了之后,凝花石微弱的力量,需要一个强大的身体,作为暂时的依靠。所以在不经意间,凝花石转移到云然身上。”

    “那为什么是一半一半呢?”庄绍抓住问题。

    “后来,凝花石想回到原本主饶身体里,但是有些晚了。可能是因为云然的体质特殊,渐渐吸收了凝花石的力量,能取出来的只有一半。”

    “且不云然的体质问题,为什么芍药仙子,你自己却不知道这件事呢?”

    庄绍把矛头指向芍药仙子。“或者,为什么牡丹仙子要比你还清楚?”

    “回庄绍大人,这,当时我身体也很虚弱,都是牡丹仙子帮忙操办的,这件事情,我确实不知道。”

    庄绍沉默不语,似在脑海中,把这些事情试着串起来。

    “这倒是解释得通了。青松感知到芍药仙子的凝花石变弱,却在云然身体里,发现更为浓郁的气息,所以……”

    庄绍没有再往下,看向青松的反应。

    “竟是这样?可这还是不能服我。”

    “青松公子!”牡丹仙子喊了一声。

    这种心情只有她自己能感受到。

    对不起。当初不该骗了你。但是,我不喜欢这个宫的生活,比不得花界自在,所以这是我当初决意离开的原因。

    虽然骗了你,是我的不对。还拉着温悦心和云然一起帮忙,也是我的疏忽,没有想到还会有这样的事。

    但是我是真心想你过得好,所以让牡丹仙子来代替我嫁过去,有一个人愿意照顾你。没想到你会这么执着在凝花石……

    “我可以万分肯定,你眼前的是真的芍药仙子,今日你对她造成的伤害,希望你余生能补给她。”现在已经没有别的方法了。

    除了再最后挽救一下,这段她亲手放弃,又亲手促成的姻缘。

    “不可能。”青松一口回绝。

    “我要娶的,是人间那个温婉贤淑,与我心意相通的阿离,不是现在殿上这个像泼妇一样的人。”

    青松的固执已经达到了一定的境界,任是谁都无法劝回。

    “那,芍药仙子,你是青松使你落胎的是不是?”

    “是。青松其实很早就有了预谋,阿红阿紫都知道,会特地给我带来一些有香味的玩物,还有上次,我生病之后,药仙告诉我,青松命人,往里面加了一些东西。种种这些,都是青松指使。”

    “只恨我知道的太晚,没有发现青松的险恶用心……”

    芍药仙子着就有眼泪颗颗落下,滴在纱裙上,留下一朵朵冷艳的花。

    青松的所作所为,无疑是激怒了所有观看的仙人。

    就算你是君最宠爱的儿子,也没有这般随意妄为的权利,而且最近君也在筹备退位的事情,现在怕是不能这么容易了。

    “不会的,没有,青松主子没有这样做过!”

    青松的崔管事连忙站出来,“的可以担保,这一切都和青松主子没有关系。是这位芍药仙子自导自演!请君,庄绍大人明察!”

    在场的人,都有一张嘴,都能颠倒黑白,看不出来谁真谁假。

    好像谁一句话,就把风向转了一个舵。

    庄绍现在也有点头大,没有证据,就不能定案。

    “好,我先稍稍总结一下。首先是青松怀疑芍药仙子的真伪,但是有司命和牡丹仙子做担保,殿上这位可以认为是真的。但是青松公子仍然咬定,相信自己的感觉。”

    “其次,是青松对云然的所作所为,是因为云然在救下芍药仙子的时候,芍药仙子的凝花石找到一个更加适合待的身体,但是由于云然体质特殊,所以凝花石有一半已经在云然体内溶解,现在芍药仙子也只有一半的凝花石。”

    “青松公子出于对芍药仙子或者凝花石的气息的执念,才有了今这一幕。”

    “另外,芍药仙子自己落胎是因为青松的设计,但是青松的管家站出来,认定不是青松公子做的。”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