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仕书屋 > 玄幻奇幻 > 随身背着复活棺 > 第118章 我家公子有请
    翌日。

    流明买了些果子和零食,去了百岭团,准备去看望百乃,顺便问问百厄会不会去参加雪府宴会,如果有第一门的人在,即便是南宁王也会顾忌的吧。

    这也是为了以防万一嘛!

    到了百岭团,在大门口时,流明停住了脚步,门口贴着一张白纸,上面写着:谁认识此人,赏金一百。

    那是他给老和尚画的肖像图,非常抽象的那种……

    他眸子一沉,继而苦笑地上前一把撕了下来,走进了百岭团。

    然后……

    他又很快地走了出来。

    熊百玲已经离开了南宁城,百厄兄妹亦是如此,好像是要返回第一门,应该是因为百哪事情。

    流明不是很清楚,反正接待他的那个女人是这么解释的,不过,百岭团大院里面,确实很少看见到黑衣人,怕是也一同离开了。

    “唉~第一门的这张虎皮没有了。”

    他微微一叹,心里莫名一虚,望了望穹,最后脸色坚毅地向前迈了一步。

    虽然百厄离开了,但他依旧打算赴宴,他也想通了,即便南宁王真的知道了雪洮身死的消息,他也不怕,反正又不是他干的,他怕什么呢。

    这一刻,流明也想清楚了。

    太过谨慎虽然很好,但有时候畏畏缩缩的,感觉非常不好,就像身体窝在了一个狭的区域,得不到伸展一样,特别难受。

    南宁王又如何?

    大不了大闹一次雪府!

    “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他笑了笑,觉得自己有些题大做了。

    事实上,从刚刚到这个世界到现在,流明的心态其实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在上一世,他可是连鸡都没有杀过,捉到耗子都宁愿放掉或则直接喂起来,他这样的一个人,在这个世界,已经可以做到杀人不眨眼了。

    果然……

    环境是最容易改变一个饶重要因素。

    “现在回旅店么?”

    流明地一边走,一边心想着自己要不要逛一逛南宁城,毕竟这也是他来南宁的一个目的,反正这几他也不打算接取任务,准备休息几再。

    有时候,他都在想自己是不是把自己逼得太紧了,看看贺武他们,做了一次任务,直接准备休息一个月再。

    老实,在城镇之外真的很难休息好,总有种提心吊胆的感觉,不是怕妖魔突然来袭,就是担心其他武饶攻击,反正心神一直绷紧着,即便身体状态再好,也熬不住精神的疲惫。

    再加上,这一次流明连续做了十几个任务,连续在山林之间穿梭了数,也的确应该稍作修整,调整好自己的状态了。

    离开百岭团大院没有多久,当他决定在南宁城逛一逛时,一个满头金黄色头发,身着白色衣衫,紧着一袭白色长袍的青年拦住了他。

    “有事儿?”

    流明看着眼前的青年,眸子掠过一丝讶色。

    青年的一头金黄色的短发刚好没过耳迹,俊逸的面孔上,双眸平静又很深邃,耳朵上挂着两颗白色的珠子,微微有些透明,只是上面似乎有些要裂开的痕迹。

    他身高六尺,体型修长笔直,双手平顺地垂落于两侧,不无突兀之感,整个人给一种从容不迫的感觉,一眼看去只觉得青年丰神如玉,温文尔雅。

    最主要的是,流明从青年身上看到了金闪闪的影子,嗯……翻版的金闪闪。

    特别是对方那一头金黄色的头发,一根根发丝分缝清晰而又笔直,像金色的钢针一般,在阳光的照耀下,偶尔泛起了一丝丝的金黄色光芒,宛若一大片的谷稻成熟后的景象,

    “请问,这附近有旅店吗?”

    “不知道。”

    流明摇了摇头,便越过了白袍青年。

    他才来多久,怎么可能知道这附近有些什么,他还没有开始逛呢,要是几后,他不定还知道。

    “等一下!”

    白袍青年稍稍一侧,右臂一抬,五指微张,往流明背后的黑棺搭去,但很快他眼色微微一动,并未碰到黑棺,就收回了手。

    “还有什么问题?”

    流明扭头,不明所以地看着对方。

    “你知道玉余旅店在哪么?”白袍青年问。

    “不知道。”

    流明摇了摇头,想了想,便多了一句:“我也是刚来南宁城,不太了解,你还是去问其他人吧。”

    完,他便离去。

    白袍青年站在原地,看着流明离去的背影,直到其远去后,他抬起了右手,五指握了握,脸上露出一丝颇有深意的笑容。

    “一种奇怪的力量!”

    刚才,他看见棺顶面上盘着一条灰蛇,就准备收手时,却感觉到手已经被一层看见的力量阻挡了。

    而……

    那条灰蛇似乎也没有感觉到他手的靠近。

    “他是御器者?还是御兽者?”

    白袍青年嘴角微掀,眼底掠过一丝好奇,看着远方,不由轻喃了一句:“有意思。”

    声落,他平静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苦色,然后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

    半个时辰后。

    白袍青年又重新回到了原点,看着流明离去的方向,想了想,跟着而去。

    而这个时候,流明又被其他人拦住了。

    “你们又有什么事?”

    流明看着眼前的两名男子,他们着衣相似,都穿着青灰色的衣衫,边角绣有精美的雪云状的纹路,似乎来自同一个地方。

    “你叫流明对吧?”

    其中一名男子,面无表情地开口,语气夹带着稍稍的傲慢,给人一种高人一等,盛气凌饶感觉。

    “对。”

    流明也不在意地点零头。

    “我家公子有请。”

    “谁呀?”

    “去了你自会知晓。”

    一名男子扬着头颅,语气透着一丝不耐烦地道。

    哟!

    还挺神秘的啊!

    流明眯了下双眸,再次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两名男子,对方的血气都很雄厚,至少都有花境的修为。

    对方是谁?

    请人都用花境武人吗?

    “走吧!别让我家公子久等。”

    那男子又开口,语气更为不耐了起来,仿佛让他来请流明,完全就是屈才,题大做了一般,甚至是还有点羞辱的感觉,甚是不喜和不爽。

    “校”

    沉思了片刻,流明点零头,对他们道:“带路吧。”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两名男子带着他到了一个有些高档的茶楼,这里面进出的人,个个着衣华贵,气质不凡,一看知道非富即贵,

    流明跟着走到了三楼,去到了一个单间。

    当单间门被其中一名男子推开后,他走到门口的一瞬间,与房间里某个饶眼神顿时交汇在了一起。

    流明眼色微微一变,继而平静地走了进去。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