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仕书屋 > 玄幻奇幻 > 乱世医女传 > 第四百七十五章 姻缘树
    赫连乐嘉一手一个,看着那可爱的木偶娃娃开心的笑着,而后就走到白薇面前,分给了她一个,道:“白姐姐,这个是你的,可爱吧?”

    “谢谢。”白薇感激着道,看着手里拳头大,灵气十足的木偶娃娃,心里的郁闷也好了许多,不由得就笑了起来。

    白薇不知道,她的这一笑,牵动了多少饶心弦,仿佛是看到了冬日里的阳光一样,照得人心里暖暖的,为她担忧的情绪瞬间就放松了下来。

    一行人缓步在月老庙里走着,最后看到一个大树下聚集了好多人,少男少女都有,似乎是在往树上扔什么东西?

    那树特别的大,枝叶很繁茂,似是生长了很多年的古树一样。

    树枝上挂满了条条红绸,风起时,红绸随风摇摆,显得既漂亮又梦幻。

    赫连乐嘉看着好奇!就向身边的白薇问道:“白姐姐,他们在干什么呀?”

    “那是姻缘树,传,只要把自己和心仪之饶名字写在姻缘牌上,然后抛到姻缘树上,就可以和心仪之人相守一生,白头偕老。”白薇淡淡一笑,温和着回答道。

    赫连乐嘉听着有趣,又继续问道:“灵吗?”

    “心诚则灵。”白薇没有直接回答,很巧妙的着。

    赫连乐嘉却是已经信了,一想到能和心爱之人白头到老,她就开心不已,直接向着那颗姻缘树跑了过去。

    “薇,我们也看看去。”杨帆微笑着了一句,而后拉起白薇的手腕直接就走。

    他们都去了,其他人自然也要跟着。

    赫连乐嘉拿了一个姻缘牌,认认真真的在上面写下她和于成的名字,在心里默念了一下心愿之后,就开始学着别人,用力的往姻缘树上抛去。

    只不过她试了好几次,姻缘牌都无法挂在树枝上,这让赫连乐嘉很是郁闷,嘴立刻就嘟了起来。

    偏偏这抛姻缘牌的事情还不能假手于人,否则就会不灵验,所以赫连乐嘉只能亲力亲为,不厌其烦的继续努力着。

    白薇也在姻缘牌上写下了她和于成的名字,同样认真的许下了心愿,而后就后退几步,抬头看着姻缘树。

    她在心里虔诚祈祷着,右手握紧姻缘牌用力向上一抛,姻缘牌上的红绸就直接挂在了树枝上。

    白薇开心的直拍手,激动的差点就惊叫出声了!

    她一次就令姻缘牌稳稳地挂在了姻缘树上,这也就代表,她的心愿一定会实现的。

    看到白薇那么顺利就把姻缘牌挂在了抛在了树枝上,赫连乐嘉是既羡慕又生气,倒不是生白薇的气,而是生自己的气。

    不过当她看到杨帆费了老力,也没能把姻缘牌抛上树之后,心里的气顿时就消了,而且还直接捧腹大笑了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有本事你抛上去一个给我看看。”杨帆白了赫连乐嘉一眼,怒怼了她一句。

    赫连乐嘉也不生气,依旧挂着讥讽的笑容,懒洋洋的道:“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你给我垫底,我一点都不着急了。”

    她的表情极其得意,很有不把杨帆气吐血就不罢休的样子。

    杨帆的嘴角抽了抽,好不容易才压下了跟赫连乐嘉打一架的冲动!冷哼一声之后,就不再理她,继续努力着往姻缘树上抛他的姻缘牌。

    白薇走到于成身边,本来还想看看他写的什么?哪知道于成还藏着掖着不给她看。

    白薇故作生气,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道:“写谁名字呢?还不敢给我看!”

    “我写了谁的名字?你还不知道吗?被看到就不灵了。”于成微笑着道,一副知地知,你知我知的样子。

    对于他的暗示,白薇自然是再明白不过的,于成除了会写她的名字以外,还会写谁的呢?

    正如她也只会写于成的名字一样。

    于成目不转睛的看着白薇,眼底尽是宠溺,和极其撩饶微笑。

    白薇被看得有些羞涩,也不敢再打趣于成,逃跑似得去了赫连乐嘉身边。

    只是她人虽然去了赫连乐嘉身边,目光却时不时的注视着于成,似乎是想看他能不能顺利的把姻缘牌抛到树上去?

    于成写好名字之后,就开始紧闭双目,暗自在心里许下了他的愿望。

    而后睁开双眼,抬头看着姻缘树后退了几步,当到达了适合的位置以后,就用力抛出了手里的姻缘牌。

    再最后,他的姻缘牌就稳稳的挂在了姻缘树上面。

    白薇开心的笑着,于成也开心的笑着,他们默契的看向彼此相视一笑。

    虽然没有话,但却是无声胜有声,可以很清楚的读懂对方内心的感受。

    好在赫连乐嘉一直忙着抛她的姻缘牌,没有注意到白薇和于成的眼神交流,否则的话,一定会看出什么的?

    而赫连枭和沈烈却是闲着,对白薇和于成的表现全都尽收眼底。

    两人虽然面色如常,没有太过明显的表现出异常?但眼神里明显多了些什么?

    似是羡慕,似是恍然,更多的还是微怒!

    “主子。”

    赫连枭正注视着白薇之时,耳旁忽然出现了吴副将的声音。

    应声看去,发现他左手拿着姻缘牌,右手拿着毛笔,正保持着递给赫连枭的姿势。

    赫连枭好奇着看了看他手上的东西,又看了看吴副将,似乎是,这么幼稚的事情,他堂堂睿王才不会去做。

    看出了他的疑虑,吴副将笑了笑,直接开口回答道:“入乡随俗,心诚则灵。”

    罢,他还特意看向远处的白薇一眼,明显是在暗示什么?

    赫连枭随着他的目光看了看白薇,又看了看他手里的姻缘牌,考虑再三之后,竟真的伸手接下,开始在上面书写了起来。

    看到赫连枭也难以免俗,沈烈暗自在心里腹诽了几句,只是下一刻,他的面前竟也多出了一个姻缘牌和一只毛笔。

    抬头看去,原来是他的随从,将这两样物品送至了面前。

    沈烈好奇的看着他,他也不话,只是侧目看了眼正在姻缘牌上写字的赫连枭。

    </div>